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師生樂園 > 教師天空 > 教師隨筆 > 詳情
教師成長 從“心”開始
【文章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2015-12-02 15:02:03      【關閉】 字號:[][][]
 


     對今天的社會,我們習慣定位于轉型期。這個古老的民族,從一場綿遠的酣睡中醒來后,正昂然走在現代化的路上。盡管心急的人早已在討論所謂的后現代現代性卻依然像一款摩登的時裝,招惹得所有人都想弄一件來穿上。

 所謂的現代性,如德國哲學家阿諾德·蓋倫所說:就是不斷的創新性、合理性和思考性,以及一種與之相應的對一切社會秩序的不可靠感和變化形態。”“不斷的創新,必然建立在不斷否定、不斷開始的基礎上。很多時候,我們喜歡重新開始。對此,我卻心存疑慮,因為,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像打麻將那樣推倒重來

 比如說教育,是關乎生命的成長和培育,無論教育者還是受教育者,生命的成長都是緩慢的,需要耐心的浸潤,而不是猛烈的沖刷;需要沉穩漸進的變化,而不是摧枯拉朽的革命。

 教育是孕育心靈的事業,需要每個教育者有心、用心、盡心——有心才有真愛,用心才能懂愛,盡心才是會愛。當然,前提是真正安心:安心才不會被外境所迷,才不會被亂象所困——我甚至愿意說,對今天的教育,與其不斷地重新開始,不如讓我們稍事停頓,靜下心來,梳理教育的本源規律,發現教育的本質問題,然后從開始。

 一顆安寧的心,一顆堅定的心,一顆安頓的心,對教師來說,有著特別重要的意義。

 內心認同是教師成長的起點

 專業成長,是新課程改革以來教育界的一個熱詞。作為教師教育工作者,我一直在追尋教師成長的起點動力。按我的理解,教師成長應當包括精神成長,或者說心靈成長專業成長兩方面,而且,教師的心靈成長比專業成長更重要。

真正好的教學不能降低到技術層面,真正好的教學來自于教師的自身認同與自我完整。這是美國教育學者帕克·帕爾默在《教學勇氣》里的論斷。我愿意相信:內心認同,是教師專業成長的起點。

認同自己。蘇格拉底有句著名的認識你自己。但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認同你自己。選擇做教師,首先需要我們自己認定:我就是這樣的,我應該從事這樣的職業。一個人不可能成為他自己都不愿意成為的人。換句話說,教師成長只能建立在他自己的愿意認同上。有了這種認同,才不會有太多的不平和不滿。

 認同職業。很多人把教育當成職業,當成謀生手段,其實這也不錯。但是比較高的層次是當成事業,覺得它是值得自己努力去做的事情。更高的境界,是把教育當成志業,或者命業”——命中注定應該做的事情。我愿意這樣理解:所謂的職業,就是為活著而工作;所謂的事業,就是為工作而活著;所謂的命業,就是為生命而活著,把自己所從事的事情,當成生命的根本依托。就像特級教師賈志敏所說:當年是為了生活而選擇教師這個工作,但是今天要離開教師這個工作,我就一刻也沒有辦法生活。

 認同現實。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具體的時空,肯定會受具體時空的限制。在我們置身的時間節點上,相對于過去,再落后可能也是進步;相對于未來,再進步可能也是落后。教育是理想的事業,而理想是對現實的不滿和反動。所以,作為今天這個時代的教師,一方面,我們要努力從自己開始,改變那些能夠改變的;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盡量接受那些不能改變的。我們必須意識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邊界和局限,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責任和承擔。盡管教育不是萬能的,但是我們應當努力讓自己與事業更般配,與學生更般配

 認同價值。一個人認識不到工作的價值,發現不了超越工作本身的意義,可能很難有成就感和幸福感。電影《生命因你而動聽》里有段臺詞,充分體現出一個好教師的意味:我們就是你的交響樂,我們就是你的旋律和音符,我們就是你最華美的樂章。我們的生命,因為你而變得動聽!一個教師的根本意義和最高價值,可能就體現在讓學生的生命因你而動聽。錢理群教授曾經說:中小學教師工作的全部意義,就在于成為青少年學生回憶中美好而神圣的瞬間。

 成長是對自身完整的不斷追求

 成長是自己的事情。我曾經說,教師成長的最佳途徑是讀寫思行,現在我依然堅持。

 成為積極的行動者。教師首先是行動者。備課、上課、批改作業、與學生談話、跟家長交流,這些都需要教師不斷的行動。美國教育學者卡爾·羅杰斯曾說:教師在任何時候都應該成為一個積極的建設者,要擺脫消極思維和我們很容易有的沮喪感。我曾經說自己是悲觀的理想主義者,但我也在不斷地行動,所以后來我想到這樣一句話:一個好教師,應該是一個悲觀的理想主義者,更應該是一個積極的行動主義者。

 我還常常說這樣兩句語錄:第一句是哪怕生存的環境再逼仄,哪怕現實的土壤再板結,也總有空間讓我們可以見縫插針。只要愿意,我們至少可以讓自己的教室變得更加美好,至少可以為班上的學生創造一個局部的春天。第二句是對現實教育存在的諸多問題,即使我們不能力挽狂瀾,至少可以做到不推波助瀾。比如說,我們可能很難阻擋應試洪流對學生的沖擊,但是至少可以不對學生格外施壓,落井下石

 成為自覺的思考者。美國心理學家波斯納有一個關于教師成長的著名公式:成長=經驗+反思。所謂經驗,就是經歷和體驗,所謂反思,就是回頭去看你所經歷和體驗的,思考曾經走過的路,更容易讓我們找到和校準前進的方向。停下來反思,看起來好像浪費時間,會讓我們更累,但這有助于我們更好地往前走。

除了這種事后的反思,事前的預思、事中的正思也是重要的。教師是行動者,但前提應該是思考者。我們不是思想家,但有自己的思考。只有建立在思考基礎上的行動,才可能真正有效,只有用思考指引的行動,才可能更加正確。我們經常要求老師負責,但是如果觀念不對,越負責可能危害越大,就像方向不對,跑得越快,離目標越遠。

成為主動的閱讀者。教師的主要工作是教學,按我的理解,所謂教學,就是教師先學,或者邊教邊學。所以,教師應該是一個學習者。按美國社會學家瑪格麗特·米德的說法,我們今天處于后喻時代,就是說我們的后輩,可能更容易習得某些知識,可能比我們知道的知識更多,因此我們既要向他們學習,更要讓自己始終保持學習者的姿態,不斷地去學習。

 教師這個職業,其實就是教書。我特別喜歡一個說法:要做教書人,先做讀書人。但是,最不可思議的是,有些教學生讀書的人,居然是自己都不讀書的人。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就是今天教育的現實。于漪老師曾說她自己是一輩子做教師,一輩子學做教師。其實,那些優秀教師,那些被我們熟知的名師或明師,都始終處于不斷的學習之中,正是因為學習,才讓他們更加優秀,更加美好。

成為堅定的寫作者。樹用年輪記錄滄桑,我們用什么來記錄曾經擁有的歲月和時光?文字,因為文字會比我們的記憶更結實,比我們的生命存留得更久遠。用文字記錄并非是教師職業額外的工作,而是我們的分內之事。就是幫人賣衣服,也需要記錄進貨多少、賣掉多少、價格多少、利潤多少;就是觀測水文或氣象,也需要翔實的記錄,甚至進行統計、分析。教師寫作也是這樣。

我甚至覺得,寫作就是表達,表達就能改變。第一是對生命狀態的改變。寫作是對內心的清洗和過濾,是對自己的凈化和提升。堅持寫作的人,心靈會越來越沉靜,面相會越來越美好。第二是對教育行為的改變。寫作是思考的真正開始,長期的專業寫作,會不斷校準我們的教育方向,不斷修正我們的教育行為,讓我們成為更好的教師。第三是改變他人的教育感受。當然,前提是通過寫作,表達出自己對教育的理解和思考。我們的理解,會影響他人對教育的理解,我們的思考,會改變他人的教育行為。第四是改變中國教育的面貌。每個教師都是中國教育的一分子。如果每個教師都能變得更美好一些,中國教育的面貌,也就會更美好一些。所以,教師要教書,要讀書,更要寫書,哪怕讀者只有自己一個人。

成為勇敢的堅持者。堅持很難。但是的確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們不懈的堅持。尤其是面對教育這門慢的藝術。一時間的美妙想法誰都會有,一時間的熱血沖動誰都有過,但缺乏勇敢,就可能很難堅持。誠如古人所言:靡不有初,鮮克有終。

我愿意相信,所謂的成長,就是不斷發現更好的自己,不斷創造和展現更好的自己。無論發現,還是創造和展現,其前提都只能是自己愿意,只能是從心靈開始。

免責聲明:本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本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如有異議請聯系我們。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